首頁 > 文學
文學批評開始變味成了人情甚至金錢“聯姻”的朋友圈點贊
更新時間:2019-07-12 12:04:05 點擊數:261 來源:烏蘭察布百姓網

  近日,文學評論家魯太光針對賈平凹《山本》寫作及其背后評論界的集體捧場現象進行了反思,認為當下汗牛充棟的文藝評論存在虛假繁榮,圈子化、重人脈等弊病在反噬著文學和年輕作家,而當下的文學范式、文學評論范式都到了需進行轉換的時刻。

  近些年來,某些文學批評開始變味,不再是建設性意見的表達,而是與人情甚至金錢“聯姻”的朋友圈點贊,文學批評淪為寄生于創作和生產、營銷的私我附庸。專欄作家張魁興曾經說過這樣一個有趣的例子——某位詩人為出版的一部詩集開作品研討會,很多參會人員慷慨陳詞,發表了對這部作品的“高度評價”。但其中有一位評論家認為這部作品寫得不好,存在很多缺點,結果惹來主持人和詩人本人的不滿。中午宴請的時候,大家都不愿意和這位不識相的評論家坐到一起,怕被歸為同類。這活靈活現地揭示了當今文學評論界存在的“怪現狀”。

  文學批評是運用一定的文藝理論來分析、評斷文學現象、文學作品的文章,是“揭示文學藝術作品的美和缺點的”一門科學,它隨著文學創作的繁榮而發展深化,又反過來作用于文學創作。自上世紀早期新文化(3.830, 0.01,0.26%)運動以來,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我們的文學批評一直占據著藝術的高地,為文學的繁榮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。

  然而,進入上世紀九十年代以后,個別文學批評的藝術標準和道德底線開始失守,相當一部分所謂的文學批評存在“缺少獨立思考,人云亦云”、“不礙世情,不傷友情”的蒼白淺薄,而“紅包批評”、“人情批評”更是大行其道,沾污著這塊原來干凈的圣地。

  還有一種怪現象最近也異軍突起,這就是被《收獲》雜志主編程永新、作家葉開所不齒的“新批評”。所謂的“新批評”,是一種“潑糞式”的、“謾罵式”的批評,在當今這樣一個關注度也是生產力的時代里,以期博得眼球、贏得名利。如今,文學評論在“黨同伐異”上涇渭分明,評論家也旗幟鮮明、各立山頭,要么是拿紅包的“吹捧家”,要么是博出位的“謾罵家”,上演著“文人相輕”或“文人相親”的鬧劇乃至丑劇。當這種“文字游戲”成為文學評論的“潛規則”時,文學評論連基本的公信力都沒有了,還能有真正獨立的文學評論嗎?

  文學批評研究的客體是文學創作,近年來,文學創作得到了長足的發展,具有著更加多元的豐富性和復雜性,這都給文學批評提供了足夠的可能性空間。思精議宏,心平氣靜,立論有據,角度新穎,見解獨立,高屋建瓴……這樣的文學批評是我們真正所期待的。做文學評論是一種職業,得有職業道德。馬克思曾經說過——如果你要批評藝術,那么你在藝術上應該是一個有教養的人。馬克思所指的教養,首先一個是道德規范,再一個是藝術素養。因此,只有當我們堅守住了這兩點,文學批評的公信力才能得到重建,我們將會看到具有可靠的、可信的、可參考的以及有建設意義的批評文字,由此,文學創作和文學批評才會呈現出一個良性循環的好趨勢,并為當下文學創作注入蓬勃之生機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格非:文學藝術幫助我們解釋自己

下一篇:連尚文學榮登36氪「2019 WISE新商業引領者100榜」

ag8.com亚游 - 亚洲最佳平台